<div id="yc0ee"><wbr id="yc0ee"></wbr></div>
<small id="yc0ee"><wbr id="yc0ee"></wbr></small>
<small id="yc0ee"></small>
<xmp id="yc0ee">
<small id="yc0ee"><wbr id="yc0ee"></wbr></small><small id="yc0ee"><div id="yc0ee"></div></small><div id="yc0ee"><button id="yc0ee"></button></div><div id="yc0ee"><button id="yc0ee"></button></div>
<small id="yc0ee"><wbr id="yc0ee"></wbr></small><small id="yc0ee"></small>
<div id="yc0ee"><button id="yc0ee"></button></div>
<div id="yc0ee"></div>

環境一流的太湖慕灣生態園拓展訓練基地

您的位置:網站首頁 > 無錫拓展訓練 > 正文

無錫拓展公司武漢殯葬系統黑幕被揭開 骨灰盒加價近4倍(圖)

作者:無錫拓展公司 來源:無錫拓展公司 日期:2016/3/30 20:23:08 人氣: 標簽:無錫拓展公司

  1.一家殯葬用品銷售商拿出一款乳白色阿富汗玉的骨灰壇盒告訴記者,該骨灰壇盒進價4000元,該商戶對外賣6000元,但在漢口殯儀館曾售19800元

  2.武漢華藝雕刻有限公司位于武漢市江漢區民主街47號,但隨著其負責人竇方軍的入獄,如今已人去樓空

3.漢口殯儀館公示的收費標準

  法制晚報訊(記者 楊國華)進價不到1000元的骨灰壇盒身價一翻賣到3000元,進價4000元的阿富汗玉骨灰壇盒則加價近4倍賣到近2萬,如此昂貴的“必需品”在殯儀館暢銷無阻,因為骨灰壇盒經營權被一家商戶壟斷,家屬不得不為去世的親人埋單。

  而商戶將壟斷經營獲得的暴利行賄給民政局領導、殯儀館館長以及其他官員,甚至按月“發工資”。

  近日,法晚記者通過多方采訪了解到,武漢市檢察院偵辦一起殯葬系統腐敗窩案,武漢市民政局原副局長、三地6位館長及3位副館長涉案。從骨灰盒、棺材到火化爐經營,再到殯儀館工程建設,多個環節都出現了行受賄現象。

  一個匿名舉報電話掀開了武漢市殯葬系統掩藏了十多年的黑幕。漢口、武昌、青山三家殯儀館的負責人以及民政系統官員近20人被抓。

  殯葬黑幕 民企老板壟斷骨灰盒市場11年

  長期以來,價格虛高的殯葬用品一直被人們詬病、質疑。

  2003年,武漢市民政局開始對武漢市漢口殯儀館的喪葬用品銷售市場進行清理整頓。

  漢口殯儀館喪葬市場被整頓后,竇方軍(另案處理)實際控制的武漢華藝雕刻有限公司實現了對漢口殯儀館骨灰壇盒銷售經營權的壟斷,成為漢口殯儀館唯一的骨灰壇盒供應商,直至2014年初,長達11年。

  法院認定,其間,時任武漢市漢口殯儀館內勤禮廳科科長的何遠明幫竇方軍協調關系,使華藝公司實現了壟斷地位。2010年底至2014年初,何遠明共收受竇方軍現金40萬元。

  另一位幫竇方軍取得漢口殯儀館骨灰壇盒銷售壟斷經營權的是原武漢市殯葬管理部門官員胡三華。2000年2月,胡三華擔任武漢市天原實業公司法定代表人,該公司是集體企業,主營喪葬用品。2004年底至2013年下半年,胡三華分多次收受竇方軍賄賂66萬元,對他提供前述幫助。

  每月給館長發5萬“工資”

  法晚記者調查發現,在這起涉及人數眾多的窩案當中,何遠明、胡三華只是“小角色”。記者從武漢市檢察機關獲得的一份資料顯示,2003年至2010年,原漢口殯儀館館長周金安,先后44次收受竇方軍賄賂140萬元。

  2010年5月周金安卸任,竇方軍又與漢口殯儀館繼任館長陳德華達成私下約定,竇方軍每月向其“進貢”好處費5萬元,以維持其在漢口殯儀館骨灰壇盒的獨家銷售權。從2010年7月至2013年12月,竇方軍每月給陳德華送錢。

  一位武漢市檢察機關工作人員告訴記者,陳德華從竇方軍處按月定期領取5萬元好處費,就像領工資一樣,覺得理所當然。

無錫團隊一日游

  經檢察機關統計,10多年來,竇方軍為實現骨灰壇盒壟斷銷售,行賄總金額高達514萬元,除了送給前述4人外,原漢口殯儀館副館長劉世豪、武漢市民政局社會事務處原處長戴建國、武漢市民政局原副局長劉友華等人都從竇方軍處拿過好處費。

  目前,武漢市民政局原副局長劉友華已被提起公訴,被指控受賄100多萬元,公訴書建議法庭以受賄罪對其判處10年有期徒刑。

  進價4000元賣19800元 骨灰盒加價近4倍

  竇方軍肯花巨資行賄,是因為漢口殯儀館是個巨大的喪葬市場。資料顯示,漢口殯儀館是整個湖北省火化量最大的殯儀館,承擔著武漢市江岸、江漢、橋口、漢陽、東西湖、漢南六城區殯儀服務,年火化量達1.2萬具左右。

  武漢華藝雕刻有限公司位于武漢市江漢區民主街47號,但隨著其負責人竇方軍的入獄,如今已人去樓空。

  辦公樓的物業公司經理余先生告訴記者,武漢華藝雕刻有限公司兩年前突然關門,據說是“惹上了麻煩”。

  余經理說,竇方軍平時很少與周邊商戶接觸,“我聽別人說他這個人能力很強,雖然是個賣骨灰盒的,但和官員關系處得好,買賣做得很大”。

  劉強(化名)在漢口殯儀館附近經營殯葬用品多年。他告訴記者,兩年前竇方軍壟斷漢口殯儀館骨灰壇盒銷售的時候,漢口殯儀館里賣的骨灰壇盒,沒有低于千元的,大部分都在三千元至兩萬元,甚至還有更貴的。那些年,其他銷售商誰也沒法把骨灰壇盒送進漢口殯儀館銷售,竇方軍長期壟斷,進價和賣價都是他們說了算。

  “同一款進價不到一千塊錢的骨灰壇盒,我這里賣1500塊,他們最少要翻倍賣三千。一個800多塊錢的骨灰壇盒,竇方軍那里進價就一千八。因為要給殯儀館的領導和其他人好處嘛,所以他得把他的產品價格提起來,這是規矩!

  另一家殯葬用品銷售商拿出一款乳白色阿富汗玉的骨灰壇盒告訴法晚(微信ID:fzwb_52165216)記者,這個骨灰壇盒進價4000元,他對外賣6000元,但幾年前,一模一樣的東西在漢口殯儀館的售價是19800元。

  為讓棺材進殯儀館銷售 行賄仨館長

  骨灰盒超高的價格,長期以來受公眾詬病、質疑。但更多的人沒有想到,除了骨灰盒,殯儀館其他服務項目的經營同樣有黑幕。判決書顯示,漢口殯儀館的負責人,除了收受賄賂幫企業壟斷骨灰壇盒銷售權,在殯儀館紙棺的銷售中,也收受企業老板賄賂。

  紙棺,是火葬場用于焚化尸體用的紙棺材,將多層瓦楞紙用模具粘合而成,不需要任何木材,成本低、環保,單價在150元至600元之間。法院查明,為了能將自己的紙棺送進漢口殯儀館銷售,2010年1月,武漢市福超康工貿有限公司負責人易某在向武漢市漢口殯儀館銷售紙棺過程中,為謀取不正當利益,向漢口殯儀館的相關人員行賄共計人民幣17.5萬元。

  2010年,易某向時任漢口殯儀館館長的周金安行賄現金2萬元;2011年至2014年,易某向時任漢口殯儀館館長的陳德華行賄現金14萬元;2011年至2014年,易某向時任漢口殯儀館副館長的張偉行賄現金1.5萬元。

  殯儀館搬遷 多官員采購火化爐受賄

  民政局官員、殯儀館的負責人,還從焚燒尸體的火化設備里撈黑錢。判決書顯示,2007年至2014年,湖北省四二七科研所所長程某對武漢市銷售殯葬火化設備業務過程中,分別給予武漢市民政局、武漢市漢口殯儀館、武漢市武昌殯儀館、武漢市青山殯儀館等單位相關主管人員財物共計46.2萬元。

  2010年9月,漢口殯儀館搬遷工程開工。這項工程給殯葬口的官員帶來生財“契機”。

  法院查明,程某通過武漢市武昌殯儀館原館長結識了時任武漢市民政局副局長的劉友華,得知劉友華分管漢口殯儀館整體搬遷項目火化爐設備采購招標工作。此后,程某為四二七所能承接上述工程,于2009年至2012年先后四次給劉友華現金2.6萬元。

  2012年至2014年,程某代表四二七所參與競標,最終承接了漢口殯儀館整體搬遷項目高檔雙炕面臺車式火化機設備采購及安裝工程、尾氣處理系統。為感謝漢口殯儀館館長陳德華、副館長劉世豪在承接上述工程及結算工程款中提供的幫助,程某給陳德華現金25萬元,給劉世豪現金4000元。

  法院判決書還顯示,2011年底,程某結識時任武漢市民政局社會事務處處長的戴建國,得知其系漢口殯儀館整體搬遷一期建設項目工程指揮部副指揮長。此后,戴建國在四二七所中標漢口殯儀館火化爐施工安裝業務和火化機尾氣處理系統施工安裝業務中提供了幫助,程某為表感謝,于2012年至2013年初先后給予戴建國現金6000元。

  采購尸體冷藏柜 殯儀館館長斂財20萬元

  除了火化爐,漢口殯儀館的負責人還借招標采購尸體冷藏柜之機斂財。

  2011年至2012年,杭州市新新制冷有限公司參與競標漢口殯儀館整體搬遷項目遺體冷藏柜及冷藏瞻仰棺采購及安裝工程。其間,杭州新新制冷公司法定代表人張某與漢口殯儀館時任館長陳德華私下溝通投標價格,并承諾給陳德華好處費,從而使杭州新新公司中標。

  判決書顯示,中標后為表示感謝,2013年12月18日,張某在一賓館內給予陳德華現金20萬元。

  2006年至2008年,四二七所所長程某代表該所參與競標并承接漢口殯儀館遺體冷藏柜及冷凍柜設備采購及安裝工程。其間,程某向漢口殯儀館原館長周金安行賄現金8萬元。

  此外,在漢口殯儀館整體搬遷項目中,殯儀館負責人還借園林綠化工程收受賄賂。法院認定,2011年至2013年,某公司總經理李某為承接園林綠化工程,謀取競爭優勢,經集體研究后,代表單位從公司支取現金,向時任武漢市民政局社會事務處處長兼漢口殯儀館整體搬遷一期建設項目工程指揮部副指揮長的戴建國、時任漢口殯儀館館長兼漢口殯儀館整體搬遷一期建設項目工程指揮部副指揮長的陳德華、時任漢口殯儀館副館長的劉世豪行賄共計35.8萬元。

  武漢殯葬系統貪腐窩案部分涉案人員

  劉友華 武漢市民政局原副局長

  戴建國 武漢市民政局原社會事務處處長

  胡三華 武漢市殯葬管理執法隊原隊長

  (已判:有期徒刑10年6個月)

  周金安 原漢口殯儀館館長

  陳德華 原漢口殯儀館館長

  劉世豪 原漢口殯儀館副館長

  張偉 原漢口殯儀館副館長

  何遠明 原漢口殯儀館內勤禮廳科科長

  (已判:有期徒刑10年)

  周俊 原武昌殯儀館館長

  王某 原青山殯儀館館長

  李莉 原青山殯儀館館長

  韓翠云 原青山殯儀館館長

  劉德耀 原青山殯儀館副館長

  受賄軌跡

  無錫慕灣果園 殯儀館館長13年受賄60余萬

  《法制晚報》多方走訪了解到,此次武漢市殯葬窩案,涉案人員眾多,除漢口殯儀館外,青山殯儀館、武昌殯儀館的多名負責人也涉案其中。

  法院判決書顯示,銷售骨灰盒的竇方軍除向漢口殯儀館多名官員行賄外,還曾向武昌殯儀館原館長周俊行賄4萬元;四二七科研所所長程某在銷售殯葬火化設備過程常州野外拓展 中,也向周俊行賄現金7萬元。而這兩筆受賄對于周俊來說不過是“九牛一毛”。

  從1998年開始任武昌殯儀館館長至2012年5月卸任,周俊13年間共受賄28次,共計60余萬元,其中最大的一筆賄賂款30萬元來自妻妹涂紅兵。

  涂紅兵成立紙棺廠后,借助周俊的職權在武昌殯儀館賺錢。但工廠剛成立幾個月就被人舉報到市民政局。為避嫌,周俊讓涂紅兵以他人名義成立了一家新廠,之后幫涂紅兵逐步將其他競爭者排擠出局,使涂紅兵成為武昌殯儀館紙棺的獨家供應商。

  出于對周俊的感謝,2007年春節家人聚會時,涂紅兵給了周俊5萬元,并承諾之后每年給他5萬元感謝費。

  為幫忙妻妹拓展業務,身為武昌殯儀館館長的周俊,親自向時任青山殯儀館館長的韓翠云3次行賄共計11萬元。在韓翠云的關照下,涂紅兵廠子的產品順利進入青山殯儀館。

  韓翠云還幫助某建設集團承接武昌殯儀館維修改造項目及青山殯儀館骨灰寄存樓、遺體告別館等工程,收受該企業項目經理李某8.8萬元。

  骨灰盒售賣、基建工程成權力尋租縫隙

  法院還查明,2002年至2008年,青山殯儀館館長李莉利用全面管理青山殯儀館行政、業務、財務等工作的職務便利,收受業務往來單位有關人員給予的現金24.5萬元。

  其中,李莉先后5次收受武漢新八建設集團有限公司項目經理李某現金11萬元,為李某在青山殯儀館悼念廳、守靈房等多個工程項目的工程款結算等方面謀取利益;收受骨灰盒供應商許某現金4萬元,收受骨灰盒供應商郭某現金8萬元,為其在骨灰盒銷售、貨款結算等方面謀取利益;收受某木雕廠法定代表人陳某現金1萬元,為其在殯葬用品銷售、貨款結算等方面謀取利益。

  2003年至2014年,曾先后擔任武漢市青山殯儀館副館長、青山殯儀館副調研員、武昌殯儀館副調研員的劉德耀,利用管理基建、后勤保障的職務便利,先后31次收受建筑商賄賂,為建筑商們在青山殯儀館的建設工程招標、施工、驗收、結算中提供幫助;先后7次收受青山殯儀館館長助理劉某及其妻子的賄賂,對其承包經營殯儀館小賣部方面給予關照,以上受賄金額共計21.6萬元。

  落網過程

  匿名舉報雖“失實” 檢察官循跡查真相

  武漢殯葬黑幕的曝光,有一定的偶然因素。

  2013年12月,武漢市檢察院反貪局接到匿名舉報電話,有人稱武漢市民政局負責基建的一位姓徐的處長,在漢口殯儀館整體搬遷工程中受賄幾百萬。但反貪檢察官一了解,發現武漢市民政局負責基建的人中并沒有“徐處長”,武漢市民政局的較高職位領導當中,只有一個姓徐的,但不分管基建,而是分管殯葬行業。

  辦案人員沒有放棄,而是悄悄展開調查,使得武漢市民政系統這起特大窩案浮出水面。

  第一個被抓的是漢口殯儀館館長陳德華。他被傳喚到檢察院后很快交代了受賄事實,案件缺口由此打開。

  武漢市檢察院反貪局先后啟動兩輪集中辦案行動,抽調六個區檢察院參戰,展開持續一年多的專項行動,涉案人員悉數落網。

  記者調查

  民政系統內部官員稱 出事是遲早的

  記者調查發現,腐敗窩案曝出前,漢口殯儀館館長陳德華、武漢市民政局副局長劉友華可能要“出事”的傳聞,早已在民政局內部傳開。

  一位武漢市民政系統的官員私下告訴《法制晚報》(微信ID:fzwb_52165216)記者,窩案被查之前,內部就已經在傳這些人要“出事”,所以當這些人真被調查時,局里很多人一點都不覺得意外。

  他認為,局里這些年項目和資金投入多,個別領導權力太大,本來就容易滋生腐敗,加上近年來中央狠抓反腐,但這些人還不知道收斂,所以有些看不慣的人就舉報了。他稱,“民政局副局長劉友華為人高調,平時對下屬極為苛刻。陳德華被抓更不意外,別說不認識的人找他,就是熟人或同事去漢口殯儀館辦白事,也一樣被宰。他平常行事很高調,局里人都認為他出事是遲早的!

  武漢市領導公開批評民政系統腐敗“最突出”

  記者從武漢當地政法機關了解到,目前,只有何遠明、胡三華等個別涉案人員的案件已經做出一審判決。其他大多數涉案官員的案件,仍處于調查階段。據檢方透露,由于這起窩案涉及人數眾多且案情比較復雜,全部審理完畢還需一段時間。

  武漢市紀檢部門一位工作人員告訴記者,這起民政系統的特大窩案在武漢市震動很大,民政系統因此被武漢市委書記阮成發在一次工作會議上點名批評。

  窩案發生后,武漢市民政局有關負責人表態稱,武漢市民政部門將用制度規范殯葬行業,5萬元以上經費支出需上局長辦公會討論。

  另據媒體報道,在一場廉政座談會上,武漢市民政局紀檢組組長張萍宣布了一系列整改措施,其中包括一把手“五個不直接管”制度,即不直接管人事、財務、工程建設、物資采購、行政審批。

  《法制晚報》記者在武漢市采訪時,一位當地的民政部門官員向記者發短信稱,窩案發生后武漢市民政系統在下大力氣整治,形勢有了很大改觀,但如果將問題全部解決,還需一段時間。

  漢口殯儀館骨灰盒 目前最貴一萬六

  《法制晚報》記者在漢口殯儀館暗訪時了解到,該館目前銷售的骨灰壇盒,價位以800多元至6000多元為主,但有一款產地南京、名為“盛世花園”的木質骨灰壇盒標價16000元。

  記者咨詢是否還有更便宜的,工作人員指著放在展示架最底層的一款瓷質骨灰壇盒告訴記者,這款賣200元。

  “產地不同花紋不同,進價也不一樣。但可以肯定的是,同樣材質的骨灰盒,殯儀館肯定比外邊賣得貴很多!币患覛浽嵊闷返甑慕洜I者告訴記者,這兩年,武漢市殯儀館出了太多事,已經收斂了很多。

  這位經營者說,盡管如此,多數人還是在殯儀館里買骨灰盒,因為武漢市辦喪事的人,多半會請“殯葬服務一條龍”的人操辦,這些人一般都會建議喪戶買殯儀館里的骨灰盒,“這中間是有提成的”。

  (文并攝/ 記者 楊國華)

讀完這篇文章后,您心情如何?
0
0
0
0
0
0
0
0
本文網址:
九九在线视频这里只有精品
<div id="yc0ee"><wbr id="yc0ee"></wbr></div>
<small id="yc0ee"><wbr id="yc0ee"></wbr></small>
<small id="yc0ee"></small>
<xmp id="yc0ee">
<small id="yc0ee"><wbr id="yc0ee"></wbr></small><small id="yc0ee"><div id="yc0ee"></div></small><div id="yc0ee"><button id="yc0ee"></button></div><div id="yc0ee"><button id="yc0ee"></button></div>
<small id="yc0ee"><wbr id="yc0ee"></wbr></small><small id="yc0ee"></small>
<div id="yc0ee"><button id="yc0ee"></button></div>
<div id="yc0ee"></div>